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www.301.net

改装乌托邦—赛博朋克意境下的未来改装学问

来源:汽车之友

赛博朋克,原文“Cyberpunk”,这个词是Bruce Bethke在其1983年的科幻小说《Cyberpunk》中首先创造出来的。后来被用来描述自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兴起的科幻写作流派,成为一个专用名词。需要强调的是,赛博朋克和之前大家聊过的蒸汽波不是一个体系,不过两者之间有许多可以互相借鉴和融合的空间。那么这个专题,我想借助赛博朋克意境来设想一个改装学问的乌托邦未来。赛博朋克并不是一种改装风格,只是一个状态,与未来有关。

我的Cyberpunk学问启蒙开始于中学时代,一套原名《铳梦》(GUMMN)的漫画彻底改变了我对未来的设想思维。去年年底,根据《铳梦》第一部《战斗天使》改编的影片终于上映。影片画面很宏大,但剧情在市场化考虑的修改和时间线快进之下基本等于面目全非了,影片用90分钟时间就交代了整个第一部原作里的全部,还把贯穿整个原作的关键人物关系给改了个乱七八糟。相信没看过原作漫画的观众在影片院里看了个一头雾水。这些看起来跟改装车没什么关联性,甚至有人会觉得CyberPunk跟改装车也没什么关联性,或许只是你还没Get到吧。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明确,我可不是要宣扬CyberPunk特有的无秩序状态。只是鉴于大家日益发达的生活环境,想要结合汽车改装学问的种种,去设想一个未来改装学问的乌托邦,有关这种设想,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什么是赛博朋克

在英语中“Cyber”这个词来源于“Cybernetics自动控制论”。自动控制论是一种研究动物与机器之间控制和交流的科学。这个词起源于希腊语“kubernetes”,意思是“导航员”或者“驾驶员”,由自动控制论的鼻祖诺伯特·卫纳(Norbert Wiener)所创造。在科幻小说的范畴中,“Cybernetics”广义上涵盖了机器人、自动化、通讯、计算机、生化人、智能等等的主题。如果进一步缩窄“Cybernetics”的范围,大家会发现这个词最常用于指代“人工智能的创建”。在现实生活中,人工智能或许是自动控制论的核心内容,但不是唯一的核心。一些自动控制论专家希翼通过对神经系统(例如大脑)的分析,以合成出模拟智能,并使其从最初的机器形态逐渐变成自我编程,甚至达到自我意识。那么,人工智能(AI)的第一步就是计算机,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跟计算机有关的故事都属于Cybernetics类的原因。而“Punk”原本的意思是“腐烂”或者“废物“,这是一个曾经在上世纪70-80年代早期震动世界的青年运动。其最初的起源是一些乐声犹如噪音般震天的硬摇滚(Hard Rock)乐队,英国著名朋克摇滚乐队“Sex Pistols”曾是当年音乐朋克运动的代表之一。而在社会学中,“Punk”的含义超出了音乐的范畴,通常会有一个朋克就是一个麻烦制造机,是叛逆人士的说法。在“Cyberpunk”的语境中,“Punk”常常带有这些特征:年轻、好斗、离群、企图反权威、都市化生存。

在“Cyberpunk”的语境中,“Cyber”所描绘的是这样一种景象:在未来,工业集团和政治组织不再以国家划分,而是在信息网络的控制下成为全球一体;在未来,人体的机械肢体置换变得非常普遍,通过药物和生物工程,人的躯体和思想产生了巨大的改变。Cyberpunk小说的核心思想是“虚拟现实”,对于大家来说,这类小说改编的影视类作品就很多了。

总之,“Cyberpunk”这个词强调了两个基本方面:科技和个人主义,一般Cyberpunk小说所描述的对象往往是科技高度发达的学问系统中几乎被遗弃了的边缘人群。在Cyberpunk的故事设定中,总有一种“系统”控制着绝大部分“普通”人群。这些系统通过某种科技,特别是信息科技,来强化统治系统内的人们。通常这些技术系统会通过大脑植入体、人造肢体、克隆或者基因工程化器官的方式,延伸成为人体的“部件”,而人类则部分成为了“机器”。未来的都市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或者说在任何世界中,总有一群生活在边缘的人,罪犯、流亡者、空想者等等,基本就是一群在世界数据库中没有注册的人。他们常常将原本用于控制他们的高科技作为自己的武器,对“系统”展开反击。Cyberpunk文学的焦点就在这些追求纯粹个人自由的人,而其世界观往往是含糊的,传统意义上的“英雄”或者“好人”这类定义取决于读者的个人解读。

 

改装乌托邦

在Cyberpunk世界里,线条越是柔美简单,人类化高度拟真的物体越是纯粹的机械和高级电脑格式。而越是粗犷或者硬核的反而越是保留有人类血肉之躯和试图强大且得到延续的挣扎。也许是玩车的日子久了吧,总是觉得身为改装玩家所处的状态与对未来的愿景都不自然的与Cyberpunk世界有着些许可关联性。比如以汽油车为玩乐根本的民用改装车,类似于始终打算保留血肉之躯又试图强大的群体,时常被设定成绝对的人类忠诚者,而在“有必要”时,时不时的就会被人类抛弃,或者被疯狂剿杀。这个状态对于大家这种原本只是希翼享受改装乐趣,并无其他过分念想,甚至从未想过去滋扰别人,却时常被以三等公民区别对待的玩家来说,也太写实了。也许大家希望的改装乌托邦,在未来。

游民风格

在Cyberpunk世界里,早就没有了排放标准这个说法,很可能地球上的石油资源已经消耗殆尽,大多数车辆早已经实现电动化。而所谓的游民风格,基本上是指用各种废品堆里翻找出来的已经停产很多年的车架改造而来。目前有不少设计企业时常发布一些以九十年代JDM车型为原型重置出来的改装车。另外在一些影片里也总有呈现,比如《疯狂的麦克斯4》,当然了,那些车在现在被称为是蒸汽朋克风格,还是使用内燃机驱动。到了赛博世界时,这些车已经是电驱动或者别的什么能源。只是大外形还能看出是一些JDM经典车型。车身可能有很多拼凑上去的额外的零件,大多数会使用更宽的叶子板,也许没有车灯,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内饰,座椅可能只是个骨架,方向盘可能实用别的什么材质烧焊成的圆形,甚至都不是圆形。到了那个时候,大家也不必纠结要用铸造轮毂还是锻造轮毂,也别想着去做什么齐边或者卡边的轮毂数据。可能车子用的轮子都是一些从别的废弃车辆上淘汰下来的。

在许多Cyberpunk作品中,游民一般分为两种群体,一种是因为无法承担系统高昂的消费标准而不得不被系统除名的老百姓,没有系统注册信息,就表示无法享受医疗和教育服务,基本上等于自生自灭型,所以这些人里的一部分是不需要代步载具的,他们会集中生存在一个人口密度相当高的区域里,靠做一些简单的工作换取当日口粮,勉强度日。而还有一部分人会自发组成一些帮派组织,或许是用来保护自己所属的片区,也或者是进行一些非法交易,甚至可能是一些黑客组织用来找系统漏洞钻空子谋生存可能性。不过大家不需要把这种组织看作是什么罗宾汉侠士联盟。因为在很多Cyberpunk作品里都有呈现,不管人类生存面临多么严峻的考验,都总有人会把一群人笼络起来搞小圈子独立,强占可怜的资源,用来牵制其他人。那么这些人在进行各种自定秩序工作时,就需要有代步载具了,很可能这些载具是配备有武器的。在一些影视作品里,这些载具在道具组的精心改装下都非常有意思。甚至可能激发观众对一些车型的购买欲,比如我的朋友就总在说,必须在还有可能的时期里购入一辆大排量V8跑车,再不玩以后就没有了。

正因为游民有生存渴求,系统自然明白这种生存渴求或许会对系统产生一定程度上的威胁,他们肯定会通过各种渠道去压制或者打击游民中的独立组织。然而他们无法公开派遣正规军队,或者说赛博世界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军队,都已经智能防卫技术化了。我估计系统也不会想用高科技智能统治了这个星球后再耗费粮食去养一支军队。严格来说,当智能科技高度发达之后,人类能做的事情也就不多了,大量游民的产生说白了就是被机器抢了饭碗嘛。所以系统会用一些交换条件去游民中寻找一些体制外的人员来完成对独立组织的打击。这些游击队一样的战斗人员会配备有相对精良的作战装备,除了武器之外就是载具了。如何区分这些载具呢?在系统的技术支撑下改造出来的可以隐遁于游民中的载具看起来明显是会比游民自己拼装起来的载具要精致一些。可能还装有皮质的座椅和赛车方向盘,有摄像头,甚至有正经的轮毂和轮胎,轮毂可能还能变成各种模式,比如在高速行驶的时候可以自动配备TurboFan,在战斗模式下支撑自动补胎,或者轮胎直接就是防弹的。动力系统自然是新能源驱动,也许车上还有一些自身状态监控和医疗系统之类的黑科技物件。

系统座驾

系统,指的是Cyberpunk世界里的最高掌权机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或者只有脑袋是原装的,其他躯干都是生物科技制造;或者脑袋里面是个芯片,只有整个躯干是肉体,再或者整个都是生物科技制造。而100%血肉之躯的人类,会有个年龄限制,只作为人类繁衍任务存在。

有关躯干是肉体,脑袋是个芯片这种设定,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部经典赛博朋克作品《铳梦》里的情节,有着强大野心的科学家罗亚,在人类已经经历过一次大规模战争后,决定用一个极端的方式去延续战后幸存的人类,他把所有人的脑袋都替换成了一个集成芯片,因为他发现只有用芯片才能随时删除人类脑中不开心的那部分记忆,这样人类就不会因为愤怒、伤心、失望、怀疑等等的情绪牵动,把人类推向再一次毁灭。这部作品去年被国际知名大导演卡梅隆改编成了影片《战斗天使:阿丽塔》。

这些系统座驾有着非常高的可辨识度,说白了就是现在大家时常会在各种车展看到的概念车型,全身流线型设计,车体可能是全碳纤材质,内饰大量运用可反复使用的环保材料,各种对未来科技服务人类的人性化设计。只是不知道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老百姓买不买得起。至于改装这环节嘛,可能没什么能改的了。也许给车身换个颜色也就是按下按钮的事情。

Cyberpunk改装案例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肌肉车或超级跑车显得很酷,因为它们配备有动力强劲的发动机和足够酷的车身外形。但是,汽车学问中的稀有性和特殊性能够特定一款车成为影响一代人的东西。比如Volkswagen Microbu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它速度慢,看上去不运动,想要改装它可能需要花很多钱。

目前一些特定年份和版本,且成色相当好的Microbus属于鲜为人知的收藏品之一,也能在拍卖会上卖出天价,很难想象为什么有人不喜欢法拉利F40或1960年的福特野马。

喜剧演员Gabriel Iglesias被称为大众汽车之王,据报道他收藏的Vdubs价值超过300万美金。我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些车的价值,以前看到一辆没手续开价58万元人已经觉得很疯狂了。幸运的是,来自南美的设计团队Rob3rt Design创建了一个完美的赛车Kombi 3D模型,他们将其称之为

Volkswide。有一组渲染图将Microbus的视觉效果带到了每个人都会流口水的水平。

巴西,就像大众汽车的第二故乡,在某个时期,巴西的大众汽车产量甚至超过了德国。Microbus Type 2型号一直生产到2013年,听说有人为了购买这些较新的型号花了大价钱。

Rob3rt Design的渲染图中的Microbus看上去更像是一辆保时捷赛车。增加了相当夸张的宽体部件,几乎使车辆的宽度增加了一倍,并赋予了车辆更多的个性。前部还带有下巴扰流板,可提供额外的下压力,而所有商标镀铬饰边均已涂黑。

采用Singer 911风格的新型前大灯可以证明,Rob3rt Design将注意力集中在所有更精细的细节上。但真正的亮点却在车尾,一颗移植进入的保时捷发动机,并配备了双边四出排气管。

这个模型的视频在Youtube上的点击率相当高,很多人都以为这是真车,其实Rob3rt Design发布的所有模型都是电脑渲染图,包括视频,只是细节做的非常精细。除了Microbus,他们还制作了Vdubs使用RWB宽体套件的渲染图,让人一度以为RWB要出甲壳虫套件了。

Cyberpunk“幻影”

这几年,整个视觉流行学问都在向经典致敬,蒸汽朋克,蒸汽波,赛博朋克都会在未来几年风靡全球。另外,随着全世界对环境保护的行动力度越来越严谨,新能源汽车和各种智能科技的研发进程似乎也成为全人类之间的竞争战。所以,Cyberpunk式的生活状态和个体需求也开始有了初步的体现。在这里就单纯从改装车风格上的变化入手,聊聊大家可见的又一个案例。

知名歌手贾斯汀·比伯,近来工作真是格外努力,从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晒照也能感觉出来,他经常驻扎在录音棚里,时不时地还会发一些励志的话语,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勤奋上进的好青年,似乎和几年前的放荡不羁完全不同了。据《每日邮报》报道称,这位加拿大歌手正专注于满足歌迷们的期待,他的第六张专辑正在制作中。不过全力以赴工作的比伯,也没有忘记宠爱娇妻海莉·鲍德温·比伯,不久前还开着看起来十分新颖的劳斯莱斯汽车,和24岁的模特来了一个浪漫的晚间约会。比伯在保镖的陪伴下,进入了座驾的驾驶室中,而从汽车的外形看,有几分幻影的感觉,却更加的“Cyberpunk”,很概念车的感觉。

美国当地时间2月9日,TMZ公开了比伯汽车的“真容”,报道称,这是一辆改装车,从价值33万美金的劳斯莱斯幻影改装而来。比伯是在2018年入手的幻影,但他对此并不满足,毕竟比佛利山庄的幻影实在是太多了。于是任性的他委托知名的改装车企业“西海岸改装”(West Coast Customs,简称WCC),对他的幻影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装。WCC成立于1993年,由雷恩·弗里德林豪斯(Ryan Friedlinghaus)和昆顿·德森(Quinton Dodson)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伯班克创立。
WCC也在自家的社交媒介上记录了改装过程,汽车在改装前是闪亮亮的黑色,但在改装之后,变成了银色磨砂外观,而这也是WCC最拿手的地方。之后全车被线条十分简单的超级宽体覆盖,包括轮眉的部分,是全隐藏式的车轮。另外WCC在车内安装了相当豪侈的音响设备,毕竟车主是个音乐人嘛,一般的车载音响可能满足不了自己的耳朵。

对比伯汽车改装的灵感,来自于劳斯莱斯在2016年发布的一款概念车“103EX VISION NEXT 100”,据说是代表着品牌对未来100年顶级豪华轿车设计的展望。而改装后的幻影,和103EX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却也并不相同,比如比伯的改装车是全隐藏式的车轮,而概念车是半隐藏的。而更大的不同还有,比伯的车没有全景天窗,而概念车不仅拥有全景天窗,就连车顶棚也可以完全打开,极具未来感。不过就算没有全景天窗,比伯的车也一样充满着奢华感。WCC企业没有公布向比伯所收取的改装费,估计是价格不菲,不过不用担心,比伯完全负担得起。

103EX VISION NEXT 100 概念车

为纪念品牌诞生第100 周年,BMW 公布过一台名为BMW VISION NEXT 100 的超前概念车,而与BMW 属于同一集团的Rolls-Royce,也发布过一台名叫103EX VISION NEXT 100 概念车,代表了品牌对未来100 年顶级豪华轿车设计的展望。

作为Rolls-Royce 旗下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概念车,103EX VISION NEXT 100 除了品牌招牌式的帕特农神庙进气格栅和欢庆女神立标之外,在外型方面迎来一场颠覆性的改变。其中充满复古气息的老爷车式造型轮廓,与独特的开放式前轮,夸张的28 吋半露式轮圈,犀利的激光大灯组,以及可侧向开启的蚌壳式车顶形成鲜明对比,可谓古典与前卫的激情碰撞;而Crystal Water色车身涂装设计,则保留了Rolls-Royce 一向主打的高贵和典雅气质。除此之外,新车还在前翼子板部位增添了新的储物空间,可同时容纳两个行李箱;而红色RR Logo 的设计,则是为了向品牌诞生之初的Logo 配色致敬。

内饰方面,新车采用了OLED 显示屏迎合高端科技定位,搭配贯穿左右车门和中控台的手工孟加锡檀木饰板呈现非凡尊贵气质。先进的Voice of Eleanor系统可以实现自动驾驶功能,因此设计师移除了车内一切有关于驾驶的东西,包括方向盘、仪表盘、油门,甚至是驾驶座椅,极度宽敞的空间仅留有一张沙发,确保为乘客营造极致奢华的乘坐体验。此外车内装饰也允许用户根据喜好自由定制,从而最大化的满足个性化需求。动力方面,103EX 将会搭载一套零污染的清洁能源系统,并采用了轮边电机驱动。至于是依靠现有电动技术打造,还是采用燃料电池等新能源技术,还不得而知。

改装乌托邦相反

新能源车在国内也推行了一阵子了,目前大家能够买到或者看到的新能源车大多依然保留汽车的外形,电池板通常都铺设在车身地板下面,悬挂也还是使用传统汽车的悬挂系统。内饰也只是类似意义上的一切从简。总的来说,这些车还是有一些改装空间的,比如国内也早已经有了给特斯拉改装气动避震和轮毂的案例。然而,当新能源车的技术足够成熟的时候,车的外形可能就不再是传统汽车外形,起码大家的科技人才们正在努力想摆脱这种限制。所以,未来的新能源车外形可能是任何样子,随时可能是个蛋的样子,车轮随时是隐藏在蛋壳里面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改什么,最多改变电机功率,不过可能因为擅自改变电机出厂功率而不给你保修。

如果你对这种车没什么概念,可以参考美国著名黑人影星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机器人》里的世界,在那个收藏一辆烧汽油的摩托车都属于非法行为的时代,代步载具早就没了大家理解中汽车的样子,你甚至都不用亲自驾驶,上车给指令,按照轨道走就行了。如果你有幸去到那个世界,可以改的,只能是一些模型。

所以,想想现在,即使圈子里有许多只是菜单化改装,另外很多车因为品牌在一些特定群体长期影响下导致形象受损,跑在路上都随时可能被“退役”。至少,大家还能玩改装车,如果是排放确实限制了,大不了不上路嘛,展览、聚会、赛道,总有表现的机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