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www.301.net

WRC首战巴尔干—惊心动魄的克罗地亚拉力赛

来源:汽车之友

四月下旬,WRC世界拉力锦标赛首度光临巴尔干半岛的重镇——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展开陌生的柏油路争夺。焦灼的“三方争夺”直至“超级加分赛段(Powerstage)”才决出胜负。七届WRC世界冠军塞巴斯蒂安·奥吉尔以0.6秒的微弱优势击败队友埃尔芬·埃文斯,为自己的传奇再添浓墨重彩一笔。这站还有什么值得关注?来看《汽车之友》·冲程的解读。

奥吉尔就是当年的勒布

超过九成概率,大家将在年底向奥吉尔/朱利安·伊格莱希亚组合作别。老实说,他俩越来越像自己的前辈——塞巴斯蒂安·勒布/丹尼尔·艾伦纳,从WRC退役只因打“困难模式”都有点容易。此话怎讲?就是当丰田车手需要奇迹般发挥时,他总能以难以置信的方式达成。

回顾比赛,在周日上午的第一赛段(SS17 Bliznec-Pila 1)前,丰田1号车组的雅力士WRC赛车在行驶路段发生交通事故,赛车的受损程度按常理是没可能继续争夺领奖台的。然而,法国人在这个赛段却只比队友埃文斯慢2.7秒。
如此微小的差距,以至于官方电视转播团队第一时间都没意识到他的赛车有不小问题。接受该赛段后的速访时,“傲娇” 丝毫没流露出他当日的“出师不利”,只是坦言自己在下坡路段跑得不好。很快,大家就从镜头中看到其雅力士WRC赛车的领航员一侧车门严重受损的画面。

就当所有人默认其将丢失冠军时,一切都没按预定剧本上演。在“超级加分赛段”前,奥吉尔以止损模式驾驶,仅以落后头名3.9秒来到“关键时刻”。此时,底蕴这个神秘力量显现——法国人跑了个让最后出场的队友都颇有压力的好成绩。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还得好好表扬下伊格莱希亚!作为艾伦纳后的又一“王牌领航”,在风大尘多的座舱环境下仍能沉着沉着地精确报着路书,此役胜利他的功劳不可磨灭。
埃文斯的最后赛段魔咒

“埃文斯赢下首届WRC克罗地亚拉力赛”几乎是所有赶稿记者在“超级加分赛段”前,就备好的资讯标题和内容。可惜,“威尔士龙”在终点前不远的最后的中速弯走大,其丰田赛车一头扎进草地旁的斜坡,虽然完成了极限救车,但冠军则就像“煮熟的鸭子飞了”。

近几年,埃文斯算得上WRC最稳定车手的代表。在克罗地亚,整个周末只有一个赛段的成绩不在前四之列。但其始终有个“最后赛段魔咒”萦绕在心头。2017年阿根廷拉力赛,其以0.7秒之差输给诺伊维尔痛失处子胜;2019年科西嘉拉力赛(法国),最后赛段不期而遇的爆胎让他从冠军变季军。再引申点,去年收官战蒙扎拉力赛,其更是将世界冠军奖杯主动“扔进垃圾桶”。

显然,他已具备了成为世界冠军的硬实力,但仍缺一颗抗压力十足的大心脏——这亦是车手从优秀到伟大所不可缺乏的特质。若不改善,注定会让他的“冠军之路”难度加成。

现代的策略又出问题

此站后,大家不得不讨论韩国制造商的轮胎策略。

蒂耶里·诺伊维尔和新领航马丁·维达格的磨合渐入佳境,使得他们在周五强势领跑。然而,整个现代i20 Coupe WRC军团在周六上午陷入错误的轮胎选择。其中,软硬胎混上导致比利时车组一下就损失超过20秒。

车队领队安德烈·阿达莫赛后坦言,在轮胎策略选择上,丰田比自己车队强太多。意大利人表示:“过去三年,我与团队在轮胎策略上总是犹豫不决、畏手畏脚,这使得大家选对(轮胎)的比赛远比竞争对手来得少。”
当下,大家已清晰看到现代和丰田所派出的六位车手旗鼓相当。意味着车队策略的多样性将在一定程度上比选择固定一种保险。这正是现代需立马尝试的。不然,丰田复制上赛季锁定车手积分榜前二,甚至“偷掉”韩国人最看重的制造商世界冠军都不是难事。

福莫,下一个法国传奇?

今年,WRC年轻才俊辈出。在北极圈拉力赛(芬兰)上,大家见证了奥利弗·索伯格的惊艳首秀。在克罗地亚的柏油路,又一名“菜鸟”阿德里安·福莫(Adrien Fourmaux)继承了高卢人的“优良传统”,用实际行动宣誓:“我有资格在WRC最高组拥有一席之地。”

给预算严重吃紧的M-Sport递上本赛季至今的最佳战绩,福莫的这个第五含金量颇高——20个赛段里9次位列赛段前五名,其中两次甚至屈居次席。差点就能获得WRC生涯的首个赛段胜利。纵观处子战周末,唯一失误就是周日第二赛段,他曾略微冲出赛道,损失了少量时间。

今年,法国车手除与芬兰名将蒂莫·苏尼宁(Teemu Suninen)“分享”福特嘉年华WRC赛车的出场机会,还将在剩余赛季里继续参加WRC-2组较量。他将有时间在本赛季摸索出WRC的各种“窍门”,为有朝一日能参加最高组全赛季争夺而做足准备。
在一个梦幻般的开局后,有消息称26岁的法国人已是“车手市场”的香饽饽,很可能在2022年拿下M-Sport福特的全年席位。

克罗地亚拉力赛一战成名

作为WRC所游历的第34个国家,赛前很多人担心克罗地亚会复制同处东欧,曾在2010年承办过一次“糟糕”WRC分站赛的保加利亚,成为赛历的一名过客。然而,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这届赛事所呈现的点点滴滴让人有理由相信,这会成为WRC的潜在新经典。

从赛段设置看,作为一个柏油拉力赛,赛段既包含了行云流水般的连续高速弯,也包含了容不得犯错的狭窄崎岖的路段。外加赛段中抓地力水平会不断变化,迫使车手和车队必须不断猜测哪种轮胎配方“最均衡”,赛车进弯时能否有匹配速度的抓地力。外加呈现了WRC史上前十名的“冠亚军最小时间差”,这个办赛头炮算是打得很响!

WRC-2再度印证“稳定制胜”

随着马特·奥斯伯格(Mads Østberg)和雪铁龙C3 Rally2开启卫冕征程,WRC-2组的竞争变得更加惨烈。没想到,挪威人只赢了区区5个赛段就轻松取胜。

他的轻而易举得益于同行的“谦让”!这其中包括赢了9个赛段的俄罗斯车手尼古莱·葛立辛(Nikolay Gryazin)、2018年后首度回到次级组且展现夺胜速度的苏尼宁,还有力图重新拿到厂商合同且赛段常跑得比WRC组“菜鸡”还快的安德里亚斯·米克尔森。
这些人为什么没能笑到最后?自身的“非受迫性失误”太多是主因。而奥斯伯格则是善于处理比赛节奏的车手。例如:他在比赛最后一日遭遇刹车故障的情况下,以聪明地方式、不紧不慢地完赛。挪威人似乎在说:“想挑战我,朋友们先学稳重点再说!”

最好的车手也会有“交通事故”

拉力车手被称为地球上道路驾驶领域的“上帝”。他们涉及交通事故,就犹如宙斯从奥林匹亚山重返凡间那般难得。

拉力赛最后一日早晨,“七届世界冠军”的丰田雅力士WRC赛车和一台宝马民用车在萨格勒布近郊的一个公交站碰擦。急着参赛的奥吉尔甚至还上演了一次“肇事逃逸”,使其领奖台结束后还必须得去当地警察局报到。

这不是WRC历史上首度出现“先遇事故,后拿冠军”的景象。1986年的蒙特卡洛拉力赛上,传奇的亨利·托伊沃宁(Henri Toivonen)舒服地领跑整届赛事。没想到,他在奥伯纳附近的行驶路段上和一辆福特Taunus相撞,其蓝旗亚Delta S4赛车受损严重。若拿芬兰天才当年事故的惨烈度做参照,奥吉尔的这次事故只算得上是停车场常发生的“小碰擦”。

在当时的WRC运动规则下,车队工作人员可在任何地方对赛车展开维修。这里就得大赞意大利厂队技师的效率,在车体已不可逆变形的情况下,将那台赛车在40分钟内整修到可以参赛。
当然,奇迹还需车手来最终“定稿”。托伊沃宁先在剩余近50公里的行驶路段中,找回所消耗的维修时间。然后,在没时间更换新胎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优势,最终以领先第二名超过4分钟取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